紀錄片《幕后》第一集:立春

2022年2月4日,唯美浪漫的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在鳥巢上演,自然與人文相結合,簡約里蘊含科技,世界一家的理念貫穿…

2022年2月4日,唯美浪漫的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在鳥巢上演,自然與人文相結合,簡約里蘊含科技,世界一家的理念貫穿始終,從2008年的恢宏到2022年的浪漫,在這場感動世界的盛會背后是主創團隊兩年多的努力與付出。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張藝謀:2008年我們走了很多彎路,因為我們那時候覺得一個偉大的奧運會又是中國第一次,你就會有很多的想法,那么這些經驗到了2022年的時候,當你想好了概念之后,想好了創意之后,你很務實,你就知道這些東西都是比較空想。

  2020年3月鳥巢內開始動工建設,總導演張藝謀接到指導北京冬奧會開閉幕式的任務后,最先想到的就是全場地屏的創意。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張藝謀:我們用這么大的一個地屏的目的就是告訴大家,今天晚上的鳥巢地面是一塊冰,它演的是冰,但是它是個觀念,兩維影像等于是地面電影。

  為了降低成本在確保效果的同時,導演組決定在鳥巢內做一次試驗,來確定最終的地屏型號。

  北京冬奧組委開閉幕式工作部部長 常宇:地屏成為了整個演出最重要的一個演員。其實之后導演花了很大的心思,在讓這個演員唱得更好,實際上就是給它設計更好的圖案,讓它怎么互動,這個是決策地屏當中很大的一個挑戰。

  2020年10月在向國際奧委會匯報的開幕式節目方案中,開幕式中最核心的表演是一個叫作四季的節目,通過演員與視覺的互動表演展示四季變化。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張藝謀:其實是我(2018年擔任)上合峰會(燈光焰火晚會總導演)時候就試驗差不多,當時沒有用,后來就不斷地完善道具,當時我就開玩笑,我說我也不知道未來有沒有冬奧會,當時就還說日后如果中國申辦冬奧成功了,可能冬奧會用,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總導演,都不知道,只是這么一開玩笑,后來果真申辦成功了,我也被任命為總導演,那就想辦法把這用上來。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王醒:我們當時做了將近應該有五六十條到七八十條的這種不同桿的方式,做成了很多的內容,然后最后選了差不多五六款。

  這一晚張藝謀導演將根據三種不同長度的發光道具演示,來確定節目排練時演員使用道具的長度。

  由于開幕式方案進行了簡化,四季節目最終是保留了春天的部分,與倒計時短片相呼應,改名為《立春》。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張藝謀:其實這個道具的表現空間并不是很大,它不是什么東西都能演,它恰巧能演立春,拿在那里看的時候,尤其是人多一點的話,它非常像一個草地,風吹麥浪那種感覺,它特別能表現植物,它那種運動的韻律非常好看,所以這樣的話我們就把它拿過來作為立春的第一個節目。

  操控9米長的發光道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導演組最終選定來自山東萊州中華武校和鄆城宋江武校的學生來表演立春節目。這兩所學校也參加過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表演。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王醒:因為它的難度其實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它不是固定物體,它是一個動態的物體,桿9米多高,差不多6斤,空中是一直在搖晃的。武校的孩子很年輕也很刻苦,因為他們底子好,他們無非是如何從代用桿來適應正式桿。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高志毅:我們代用的桿是下面大概有一半是不銹鋼,然后上面的一半是類似于魚竿的那種材質,待用桿就是指哪打哪,我想向左邊傾倒四十五度還是右邊傾倒八十度,那么我手的位置就已經決定了桿梢的位置。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王醒:所以要練平衡,要練力量,然后要練協作能力。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高志毅:還讓他們單獨練韻律,包括他們的臂力也得單獨練,一步一步地去修正、挑戰、改變。

  在山東訓練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后,2021年12月初,將近400名學生和教練員踏上了進京集訓的征程。

  距離北京冬奧會開幕還剩下50天了,這一天《立春》的演員們第一次拿到了正式的發光道具,但同時他們也遇到了第一個難題。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高志毅:一開始導演定的是9米長的高,排了有10天還是半個月的時候,然后導演這邊就又定了,他覺得9米長桿的生命力還不夠旺盛,所以又改成9米5,正式的桿比這個待用的道具桿它柔韌性要大很多,它在操控的難度上應該說是翻倍。9米5的長度,根部稍微偏差一度,那么桿梢可能就偏差了一米。

  山東鄆城宋江武校學生 孟令聰:開始來的時候不適應,因為桿(道具桿)要比這個輕了很多,所以就練了一上午之后,手臂明顯就感到酸痛了,比在煙臺的時候要累許多。

  山東萊州中華武校學生 孫興哲:節拍要卡得特別準,然后還要把動作做得特別規范,這個我感覺是最難的。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高志毅:我們得從頭就像我們拿著道具桿、代用桿一樣,從頭開始一點一點地再去捋,再去把我們的過去做的種種的方法要求完完全全就相當于重新來一遍,當然我們必須是在有限的時間去更好地完成。

  《立春》的演員們拿到正式道具排練兩天后,第一次參加了北京冬奧會的開幕式合練。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高志毅:中間肯定是有匯報,因為我們排練一段時間就要錄像,然后遞到導演這邊,導演這邊給我們的反饋都是鼓勵的,后來給我們的反饋就是別打桿,后期就做了一個節奏表。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張宇:讓他們清楚每個人自己的節奏,因為每一個人的節奏會細到大拍,就是把一拍可能要分成兩拍去做動作,這個必須要每一個演員都清楚自己是第幾拍,他才能有可能做好每一個的串聯和銜接。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高志毅:最后的節奏是達到了一分鐘四百八十拍,一般我們數節奏一二三四,但是我們現在演員掌握的節奏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是這樣的一個速度。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高志毅:如果按照秒來算的話,也就相當于兩個演員之間,他們的那種時間差是零點一二五秒,比如說八個人一秒鐘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它的這種關系才能夠最終呈現我們這種交替波浪,我們專業術語叫卡農的這種流水關系。

  三分鐘的節目要涉及到三百九十三個節奏、三百九十三個個方向、三百九十三個種速度等各種編排,演員們和發光道具就這樣夜以繼日地一遍遍磨合,在方寸間舞動著。

  2021年年底,首都體育學院的學生宿舍里,每天都能聽到《立春》演員們在背誦節奏表的聲音。由于每個人的動作都不一樣,節奏表也各不相同,每個人都希望通過熟悉節奏來確保排練中的動作準確。

  山東鄆城宋江武校學生 韓貴迪:休息的時候我會拿出一個小臺燈,在桌子上我拿這個筆記還有默寫還有背,每天都這樣,晚上也背中午也背。

  演員們在駐地采取了封閉管理,不能前往學校操場進行訓練,他們每天會在宿舍的走廊里進行分組訓練。

  山東鄆城宋江武校學生 孟令聰:首先你必須要了解這個動作,它前后順序,然后還要把節拍背下來,先會動作,然后再背節拍,節拍和動作卡上點,才能完美地表現出來。

  除了要背從自己獨一無二的節奏表,學生們還要通過日復一日的練習熟練掌握每個動作的要領,形成肌肉記憶。訓練之余最讓鄭龍泉放心不下的就是正在進行癌癥治療的母親。

  山東鄆城宋江武校學生 鄭龍泉:心里確實很想回家,我那時候想著回家照顧媽媽,我媽就跟我說,你必須去,因為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你這一生說不定只能參加這一回奧運會,你要代表中國向全世界展示這個節目。一定要做好,那時候就想把這個節目做好,向全世界展示這個節目。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張藝謀:知道中國人對于立春這樣的觀念,對于春天這樣的觀念是多么的有歷史悠久。我們對于生命,對于大自然,對于萬物循環這樣的理念,我們是特別有美好愿望的就是立春。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王醒:導演的創意非常了解,他心中想要的品質、品相,傳達出浪漫、空靈,然后人文的這樣的一個主體的核心。這是他說夢寐以求,一直他想希望實現的一個內容,就是人體矩陣,然后9米5高的一個桿,來完成立春這樣的一個觀念,這種排練既要有想象力非常強大的算法,然后每一個演員的站位,每一個節奏的不同。就特別像科學一樣,算得特別清楚。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節目編導 高志毅:我覺得它是完全能體現一個團隊合作的這樣的一個節目。這種有形可見的形式來展現我們的中國精神、中國氣質、中國力量。

  這一天是北京冬奧會開幕式最后一次合練,三天后的彩排將迎來第一次領導審看。

  由于發光道具上裝有燈光控制按鈕,393名演員要按照導演的統一口令,開關電源切換顏色,因此演出是否成功,要看所有演員的步調是否一致,而倒計時后的第一秒亮燈就最為關鍵。

  今天的合練與立春表演配合的地面數字影像,也按照張藝謀導演的要求再次進行了修改。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視效總監 王志鷗:也是來回更改好多次,當時是快把我們給逼到墻角了,他的這種尺度感覺像把我們整個春天那一下花開的第一個鏡頭像拿到了3D空間里一樣。我覺得在冬奧會的世界舞臺上,我們一定要有我們自己的表達,我們自己的文化是不是有一個全新的這種科技藝術的當下的這么一種手段來讓世界人民去了解中國。

  今天的排練,節目組主要解決前一晚開幕式彩排時,演員誤碰發光道具開關和步調不齊的問題。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王醒:這算是我比較擔心的,為此我們把開關單獨有一個開關鍵還有保險,所以也許就是孩子們,因為這是每個人,我不可能每個人都要說到,他可能在那一刻他一緊張按錯,所以還是多強調這個事兒,反復強調避免再次這種誤碰。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王醒:希望他們放松沉穩?,F在已經到了一個關鍵時間,保證他們動作有效,質量有效,不增加更多難度。

  距離開幕式還有7天,這一天的排練,節目組又遇到了新的問題。

  山東省萊州中華武校領隊 臧華:之前的排練桿損壞很嚴重,之前就是因為一跑到這個位置以后,桿要抓緊時間往后倒,倒的同時,因為沒注意桿的方向,容易打到后面的學生,還要抓緊時間撤場,有的桿梢就落在地上,一個人挨一個人就容易踩到桿。

  由于一個下場口比較狹窄,下場時間又有嚴格的規定,這天下午的排練主要就是解決如何快速有序地下場。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王醒:我覺得任何好的作品就是不斷打磨,打磨的過程中他們做得更精準,393人如同一個整體去完成這樣美好的立春畫面,這就是我的追求。

  從1月中旬開始,冬奧會開幕式已經進行了四次彩排,每次彩排后立春這個節目都會被張藝謀導演批評,直到2月2號最后一次彩排,立春的表演終于完美呈現了。

  經歷了四個多月的高強度訓練,這一晚倒計時最后一秒將定格在立春,一個萬物生長、欣欣向榮、春回大地的希望序曲將在他們的手中被托起。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張藝謀: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希望全世界的觀眾去感受到我們的熱情、溫暖,共同倡導對美好未來的一種憧憬。

  北京冬奧組委開閉幕式工作部部長 常宇:在2022年初,在我們世界還沒有走出疫情的影響這樣的一個階段,就像我們中國人對立春的這個理解一樣,我們可能處在一個嚴寒的冬天的尾聲,我們已經感受到已經看到了春的希望。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

3d动漫精品专区在线观看